木水苘一

高考去啦。取关我吧TvT

这是一条不好意思打标题的以土下座姿势打出的取关通知——

大家还是取关我吧。

想喷我的可以喷。我的错,真的都是我的错。

文,我必须得停更,甚至可能会让它变成一个坑。虽说现在是不打算弃,但来年六月份回来之后我会怎么想,实事求是地讲我保证不了。

如果不回来了,这个号就死了。

如果回来,那我当然还是用这个号。

以下是原因,有心情听我解释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据说笔力和阅读积累、人生阅历还有社会经验都有莫大的关联。我觉得除了阅读积累我可能还勉强有一些,其他的两样我谈不上。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小时候是泡在大学图书馆里长的,经常待的那片区域放的还不是学术类著作,是各种题材体裁的文学名著。于是我被惯得看书口味越来越刁,即便这两年没怎么看名著改看同人了,还是会忍不住纠结构架逻辑修辞笔法。

可做起来才发现,写比看难。我口味刁,对自己要求也严,“自己做的就是好的”这种滤镜效果淡去后就开始挑拣自己写出来的东西的各种毛病,一边嫌弃一边委屈,然而大段大段删文调整详略和叙事腔调时手还是连抖都不带抖的。

之前删文是因为嫌弃剧情逻辑不对,背景和情节交融得不够,而且OOC太严重了。这阵子新修的存到了三万字,回头一看越看越觉得详略不合适,于是大段大段化简,扩充该详写的部分,细修细节,现在检索出来只有一万三千字了。

最可怕的事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调整构架。修辞标点错别字这样的纠结都是小事,构架一调工程量就大了。

你可能不会理解为什么我写个同人文也要纠结构架和逻辑这种东西。我只能说,这种严谨是习惯。

纠结没关系,痛苦的只有我一个人,更别说实是痛并快乐着。但如果你们有期待,那么便不该被我带累着白白期待。我不该做出承诺,我不该在不能保证作品不坑的情况下发布它。

还有就是三次忙的是高考,时间和精力,我发现,没我设想得那么好匀开。

我真傻,真的。我头次写同人,单知道写文要时间,可我从来不知道写文竟如此耗精力——而且大多都是无用功。这几个星期以来夜夜批到凌晨,午夜梦回都在遣词造句安排架构。我以前作息也挺规律的,睡得比张副还早半小时的那种规律;现在还是很规律,只不过变成了凌晨一点睡的那种规律。白天上课时的状态霎时间变成了兴欣众人围观罗辑同学建模设计拆迁流时的茫然;困了用茶叶吊,又精神到想下楼跑圈。我突然害怕这么着心脏得出毛病。

上星期期始考,当我在数学卷子上开始默写《八声甘州》时油然而生一种要翻车的预感。后来果不出我所料,翻车了,是那种一头义无反顾从盘山公路弯道冲出的翻车,迎接我的还是雅鲁藏布江的湍流,吓得班主任赶紧给我布置了检讨。

事态由不得我再吊儿郎当下去。

想了想觉得高考人生大事无疑。更何况高三一年的拼搏可谓大好人生经历,都是可以当素材的东西,不体验怎么行。

我想先酣畅淋漓心无旁骛地努力一把,然后清清爽爽没有负担地回来爬墙。

深知自己几斤几两,不敢脸大地让人等我回来。通知各位一下,不想让你们浪费一个关注的位置。

如果有缘,我们当然会再见。

——

2017-09-12
爬上来删个文。理由:节奏拖沓,赘笔太多

以后直到十一月成绩出来都不会诈尸了。